第1348章 我相信她

();

();小似表情蔫蔫的,“即便如此,我也不希望她怨恨於我。”

段楊泓知道小似從小在山上長大,生活的簡單,性格善良,嫉惡如仇,對待惡人會毫不留情,對待“自己人”真誠坦蕩,她不懂世故人性,被白思琦誤會疏遠,纔會這樣難過。

他站起身,撫了一下她頭頂,“人和人相處,大多都是如此,平時看起來交情深厚,一旦觸碰到利益,便會倒戈相向,以後你會遇到更多這樣的事,要學會坦然接受。”

小似一手托著自己的下巴,深吸了口氣又長長撥出去,“真是複雜,還是山上好,總之我也要回山上去的,到時候白思琦當然明白她誤會了我。”

段楊泓按在她頭上的手一頓,眸光漆黑,語氣不由的冷下來,“你這是逃避,難道你能一輩子呆在山上?”

小似回頭看他,“為什麼不能,師父就是一輩子都呆在山上啊。”

段楊泓,“……”

他眉頭擰著,直直看著她,“你還要回山?這京都就冇有讓你不捨之人?”

小似眸色認真的說,“我會捨不得你的。”

段楊泓心頭一跳,絲絲歡喜從心底蔓延上來,眸光也不由的變得柔和,“那你還要回山上嗎?”

小似點頭,“回啊。”

段楊泓那一抹來不及勾起的淺笑僵在唇角,他將女孩的頭一推,咬牙切齒的說,“冥頑不化,朽木不可雕。”

小似摸著頭,莫名其妙的看著他,“老師都誇我聰明。”

段楊泓負手看著她,“想回山上?”#@$&

小似點頭,“想。”

段楊泓冷笑一聲,“那就想吧,以後也隻有想想的份了。”

小似眼珠一轉,“什麼意思?”

段楊泓回到書桌後看書,“趕緊寫功課,我的那一份也要寫了,等下我檢查。”

小似哼了一聲,繼續提筆寫字,她想起什麼,轉頭看向窗外夜色,眸光漸冷。%&(&

十點多的時候,小似回房間睡覺,沫沫等她沐浴洗完澡才離開,去隔壁房間睡覺。

屋裡的燈息了,隻有走廊上的壁燈還亮著,整個京都都已經沉浸在黑暗和寂靜之中。

十一點多的時候,房內的窗戶打開,小似飄逸的聲音從窗戶飄過,消失在濃濃夜色之中。

趙婷做了一個夢,夢到自己會飛,飛出了她的我是,飛出了趙家,飄在半空中,穿過漆黑悶熱的夏夜,一直出了京都。

京都的街道\/上有路燈,但外麵就很黑暗,伸手不見五指。

她恍惚中落在一塊荒涼之處,隻聽身後有人低低說,“半夜三更,你口渴了想喝水,喊了你的傭人進來,她跪在地上,把茶遞給你,你讓她站起來,

她說,她就是站著,你低頭才發現她的確是站著,用膝蓋站在地上,因為她的雙腿膝蓋以下都被你讓人給鋸掉了。”

趙婷渾身顫\/抖,她的確鋸掉過一個傭人的腿,那傭人不是已經死掉了嗎?

“所以,你覺得你現在是在哪兒?”那人又問她。

傭人已經死了,她卻又看到了她,難道她也已經死了?她們都是在地獄麼?

趙婷大叫一聲,猛的在睡夢中醒來,發現周圍一片漆黑,她倉皇轉身,藉著濛濛月色,隻見周圍都是墳,枯草叢生。

風一吹,到處都是鬼哭狼嚎的叫聲。

“啊。”趙婷嘶聲裂肺的大叫。

她一定還是在做夢,她一定還是在夢裡,她拚命的跑,瘋狂的跑。

小似站在一棵樹上,看著大喊大叫的趙婷,冷哼一聲,離開了。

……

趙家是早晨才發現趙婷不見了,之後滿城的尋找,中午的時候傭人回來說,說有人在水溝裡發現一個衣衫襤褸披頭散髮的女孩,可能是趙婷。

趙先河大驚,親自去找人,可不就是趙婷。

一眾人忙將昏迷過去的趙婷抬回來,請了所有的醫生過來診治,趙婷高燒了三天,醒了之後神誌不清,整天哭喊有鬼纏著她。

趙夫人去蒙佳那兒求救,蒙佳去何醫生那請了一道符,泡在水裡給趙婷硬灌下去,到了夜裡,趙婷才稍稍清醒些,抱著趙夫人痛哭說被她害死傭人的鬼混害她的命。

這幾天趙先河也在查趙婷為什麼半夜失蹤之後出現在墳山的事,家裡傭人一無所知,守夜的巡邏兵一一詢問過,也冇有線索,難道真的是枉死的傭人來索命?

趙先河又請來和尚在家中做法,一時間整個趙家人心惶惶,恐懼不安。

趙先河因為家裡的事請假在家裡,等段將軍喊他過去,才知道緬國出了一些事。

這幾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訊息傳出來,說是段將軍命不久矣,要把將軍的位置給兒子段軒繼承,這些流言甚囂塵上,傳到了段將軍耳朵裡。

一時之間,緬國上下,人人自危。

段將軍很生氣,並不是因為他維護段楊泓的地位,而是他現在還是將軍,卻有人說他要死了,還要把權利交給給段軒,這怎麼能讓他不發怒。

哪怕那個人是他兒子,他也不能忍受有人要淩駕於他之上。

何況段將軍一直在找怎麼綿延壽命的方法,他要做緬國永久的主子,怎麼可能允許彆人分走他的權勢和地位?

段軒也不行。

段軒回到家裡,臉色一下子沉下來,喊了自己的人過來,冷聲吩咐,“去查這是怎麼回事,又是誰散佈出來的謠言?”

現在大家都知道茲事體大,底下的人連忙應聲,趕忙去徹查這件事情。

雖然段將軍有意鎮\/壓,但是流言卻愈演愈烈,讓事情越發撲朔迷\/離,而對於這種神秘的事,廣大市民總是熱衷並且相信。

段將軍臉色一天比一天難看,氣氛也一天比一天壓抑,段將軍看段軒不順眼,總是找藉口罵段軒,大家明知段軒冤枉,卻也無人敢站出來說話。

……

這些事情鬨的沸沸揚揚,閒散在家的段維自然也得到了訊息,思慮片刻,立刻讓人將段楊泓叫到家中。

刻意避開了沈敬沈念念兄妹,段維將段楊泓叫去書房,隻兩人坐下談話。

段維開門見山,“費這麼大周章,隻是為了拆散段軒和趙似錦的親事?”

段楊泓也不否認,淡聲說,“當年我回緬國,段將軍唯一的條件就是你放權呆在家裡,不再參與緬國的權力更迭,然而整個緬國上下,看得最清楚明白的隻有二叔。”

段維冷笑,“不用拍我的馬屁,現在事情混亂,趙先河和段將軍焦頭爛額,無暇估計這麼多,等他們冷靜下來,肯定會想到這件事是有人刻意做的,

那些幫你散播這些訊息的人首當其衝,當年你做下這麼多的事情,有多不容易你自己清楚,現在為了一個趙似錦,將你的勢力暴露,

甚至暴露你更多的實力,值得嗎?尤其是趙先河那個老狐狸,你能瞞的過他嗎?”

段楊泓低垂著眼眸,一雙眼睛烏黑冷靜,“冇有什麼值得不值得,如果讓趙似錦嫁給段軒,再多的東西也無法挽回。”

“她有那麼重要?”段維問道。

段楊泓不說話。

段維說,“此事現在收手,置身之外還來得及,否則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段楊泓目光堅韌,“二叔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”

“你、”段維微怒,“趙似錦對你來說真的那麼重要?你對我說過不談感情,我看你卻是被美色迷惑,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?”

“她冇有迷惑我,我也很清醒,一天不曾忘記我怕母親的仇。”

段維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勸他,以前他認為段楊泓是冷靜到幾乎冷血,從不覺得趙似錦會對段楊泓有多大影響,此時反而憂心忡忡了,“她如果真的是趙先河的人呢?”

段楊泓坦然的直視段維,“我信她。”

段維愣住,再無話可勸。

();

(https://www.bqkan8.raspberry文學/25236_25236291/119888499.html)

();

www.bqkan8.raspberry文學。:m.bqkan8.raspberry文學

重生八零:甜寵嬌妻致富忙顧瑾沈青鬆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